这几年,每次和爷爷见面,温馨的背后总是透着一股莫名的悲伤情怀在里面,这种感觉让我内心深处觉得很害怕。

这次我和徐若卉看到爷爷后同时嚎啕大哭,除了重逢的感动,更多的是对爷爷的心疼,他的伤太重了,虽然他勉强支撑着精神,可我却能感觉到,他的力气快要耗尽了。

这一切他都是尽力支撑给我们展示的假象。

爷爷让我和徐若卉不要哭,他笑着说道:“让你们哭的,我这老家伙也要掉泪了。”

只是爷爷的眼泪还没流出眼眶,就“嗤嗤”的化为雾气散掉了,爷爷深吸一口气,控制了一下自己身上的温度然后才继续说:“初一,若卉,爷爷老了,有时候真的想窝在家里,好好享享清福,让你俩给我生个重孙子或者重孙女,每天喝喝茶,逗逗小孩儿……”

爷爷停了一会儿继续说:“可惜啊,爷爷不能,因为这件事儿爷爷已经做了一半了。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你父亲没做完的事儿,我替他做完,这样……”

说到这里,爷爷忽然转开话题道:“不多说了,初一。你和若卉怎么打算的,是不是等着你们从昆仑回来了才要孩子。”

爷爷虽然把话题扯开了,可我还是能明白他后半句要说什么,他是想说,这样就不用我再走父亲的老路了,我也不用经历那些威胁了。

爷爷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他现在仍旧在为我铺路,尽管他已经再也算不准我的命理。

想到这里,我对爷爷道:“爷爷,放手吧,你为我做的够多了,剩下的事情交给我。让我去做,我长大了,爷爷,真的……”

爷爷打断我道:“爷爷不光是为了你,也是为了自己,所以初一你不用再劝我了,还有回答我的问题,你和若卉啥时候要孩子。”

我和徐若卉看了一眼,由徐若卉跟我爷爷说:“我们会在从昆仑回来后就着手准备生宝宝的事儿。”

清纯靓丽文静的乖乖90后美女

爷爷那边笑着说:“好,好,提上日程了就好。”

接下来我们又和爷爷说了很多话,每当我要提到正事儿的时候,爷爷总会把话往闲话上扯。

在我又准备说正事儿的时候,徐若卉就拉住我的胳膊,小声在我耳边说:“爷爷既然不想提那些话,你就不要提了嘛,我知道你是担心爷爷,想了解爷爷的情况,可也不要强迫爷爷。”

担心则乱,我现在就是这样的情况,我心里满是对爷爷的担心。

接下来我也就控制着自己不再和爷爷提那些糟心的事儿,我们三个人就在这洞室里开始唠闲嗑,说得开心的时候,我们会发自真心的笑,说到动情的时候,我们也会潸然泪下,相互勉励。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爷爷就说:“初一,若卉,爷爷有些累了。要休息了,你们在这边休息过了,就离开吧,对了不要在这七彩岛上耗费时间,我这伤一时半会好不了,不过你们也放心。有了那煞目,我是肯定能好的。”

“你们该忙什么,就忙什么去,昆仑之战的时候,别丢咱们相门的脸,现在这个世道相门凋零,能给相门争脸的人不多了。”

我对着爷爷点头说:“爷爷,你放心,昆仑一战,我绝对让整个灵异界都认识到相师的威力,我绝对会让相师李初一的名字深深刻在每一个灵异界人士的心中。”

其实我现在是西南分局老祖的身份,五鬼圣君的名号已经能让灵异世界认识到了我。只不过大部分人却还不知道我的实力,接下来我要给世人展示的就我的实力,真正的实力。

所以接下来几个月,我仍需要加紧升段的步伐。

我也知道爷爷很累了,所以没有再在这洞室里多待,虽然我心里还有很多的话想要和爷爷说。

从洞室里出来的时候。穹宇道人、鱼眼儿和堃鲛都不在了,问过秧玥后才知道,穹宇道人已经带着鱼眼儿去取煞目去了。

秧玥问我:“你爷爷的情况怎样了,真是没想到,他连我这个老朋友都骗过去了,真是有他的。”

我把爷爷的情况给秧玥说了一遍,她就转头对我说:“初一啊,你们爷爷让你们先走,你们休息下也就准备离开这七彩岛了,我要在这边住一段时间,因为我的蛊虫,马上就要升蛊仙了,我要在这七彩岛上迎来我的天劫。”

这七彩岛灵气充沛,的确是一个渡劫的好地方,所以我也没有多说其他的话。

接下来,我们在七彩岛便住下了两天,爷爷也没有再见我,至于鱼眼儿和堃鲛,在留下带着有神性的煞目后,也是直接离开了,也没有和我打什么招呼。

穹宇道人告诉我们,说他们两个是赶回南海鲛国接什么人,我立刻明白了,他们应该是去找鲸月的。那个可爱的鲛人小姑娘还在南海鲛国等他们。

而我在岛上这段时间,人妖两方面的人都很照顾我,我因为担心爷爷的情况,也没和他们长聚。

到了第三天,我也是终于下定决心离开这七彩岛了,在离开这里之前。爷爷终于又见了我和徐若卉一次,不过这次他却没有拉开帷幕。

他直接隔着帷幕对我道:“初一,我那个朋友齐海洋,你记得帮着照顾着点,他人有些自大,当年他就是在这事儿上宰了跟头。也是赌气才退出了灵异界,不过他这人不错,而且挺讲义气。”

我赶紧跟爷爷说,我把他安排到西南分局的事儿。

爷爷笑了笑说:“这就好,你现在是西南分局的老祖了,以后做事儿稳重点。别毛手毛脚的,还有,这九鼎之上的符印,我会在五月份全部给你、徐铉和王俊辉三个发去的。”

我也笑着对爷爷点头。

提到齐海洋的事儿,在离开洞室的时候,我不由笑了几声。徐若卉问我笑什么,我说:“他带着咱们去魔修岛,然后离开的时候没给咱们要钱,哈哈,省了一笔!”

徐若卉白了我一眼道:“神经病!”

这次离开七彩岛,我们先去了华东的龙家,目的自然是向龙万山请教一下养龙的技巧,还有如何才能把龙藏起不被人发现。

去龙家的时候,我们是晚上去的,到了龙家别墅,我直接让真龙先钻到了太湖里等我们,我还没有给龙万山和红魔打电话。他两个就赶到了别墅这边。

我知道他们是顺着真龙和我的气息来的。

见到我之后,龙万山笑道:“初一,你从什么地方弄了一条真龙过来,不过这龙好像有些问题。”

我把这龙的情况,以及我们去魔修岛,南海鲛国的情况都给龙万山简单说了一下,听我说完,龙王没好气说:“初一,去南海鲛国竟然不叫上我,在水下我的战斗力可是稳压那些鲛人的,他们竟然敢瞧不起龙族,简直是找死。不过好在你们赢了。”

我怕引起鲛人和龙家的矛盾赶紧跟龙万山说,现在南海鲛人已经和我们西南分局结盟了,而且也算改邪归正了,让他以后不要去寻鲛人的晦气。

龙万山点头道:“我知道。”

关于这养龙的技巧,龙万山说了等于没说,他说:“你好好对它。它就好好对你,龙是重感情的动物,用心去养,当成自己的伙伴。”

仔细看看我身边的这些小东西,那一个不是当成伙伴养的,结果养的一个个嚣张跋扈的。动不动就喊我笨初一。

我又问龙万山如何才能让这龙不被发现。

龙万山笑道:“很简单啊,你挑晚上的时候行动,万米高空之上,一般没人能注意你们,至于平时的时候,你就找个僻静的地方,挖一个水池子,把它养里面就好了。”

好吧,我感觉这次龙家,我是白来了。

我们既然来了,也就在龙家住了一天,我也是给蔡邧那边打了个电话。问了一下他西南的情况,顺便问他齐海洋和齐欢安排好了没。

蔡邧说,那两个都是人才,自然是安排好了。

的确齐海洋是渡劫期的实力,在我们西南分局也是拔尖的战斗力了,至少比明净派原来那些立宗的老祖强了一个档次。

接着我又给蔡邧说。让他派人去广州那边把我的车开回去,然后再让他在西川找一个僻静的山谷给我开遭一个住宅,而且要院子有个大水池子的。

听我这么说,蔡邧问我:“圣君,你这是要给自己开凿府邸了吗?也是,你堂堂西南的老祖,也应该有自己的府邸,你放心我这就着手给你安排。”

都安排的差不多了,我准备挂电话的时候,蔡邧忽然说:“对了初一,你住的那个别墅那边前几天收到一封没有书名的兽皮信,信没有信封,而且是敞开着的,所以我就看了。”

我问信上写的什么,蔡邧说:“我只看懂了你的名字,我现在发照片给你。”

挂了电话没多久,蔡邧就把那兽皮信发给了我,的确除了那名字是用歪歪斜斜的汉字写的外,其他的字我们一个也认识,好像画满了一兽皮的奇怪符文一样。

不过这些符文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好像是太湖龙宫城的大千龙神的墓前。

这是上古龙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