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灵:“……”

作为厉鬼毫无尊严!

柳诗颖:“……”

当初亲眼看到某个人用更为亲密的姿势在耳边说话的场景,对于楚泱现在的这番话表示不发表任何意见!

当然也能理解,毕竟身份人物都不同!

宋鱼反而牵了牵嘴角,一副忍俊不禁的模样。

这一点上来看,楚泱倒是和之前没有什么变化,一样的随心。

“我不喜欢欠人的东西,既然欠了别人也答应了那个人帮你一下,我也的确说到做到了,可浪费了太多的时间,我觉得没什么意思了!”楚泱如此说道,她望着陈灵黑眸平静的说道:“今天,我就是来了结这些的,你的仇怨在今天彻底的结束掉。扰乱人间的秩序,这种罪责你担当不起,我也懒得替你担当。”

陈灵被楚泱的气息压制的瑟瑟发抖,她忍不住想跑。

“你要是敢跑,信不信我直接灭了你!”楚泱看出了她的意图淡淡的说道。

陈灵一僵,她深切的知道楚泱的力量,她感谢着楚泱的帮忙,也畏惧着楚泱。

也或许是这几天她几次三番的试探,楚泱都没有出现,她在杀意和怨恨中迷失了,看着这些她曾经翻看不了的人在她的面前宛如待宰的猪羊一般,她感到畅快。当看到那些冷眼旁观,落井下石的人悲惨的哭嚎相互推卸责任,她觉得她就像是个掌握了这些人命运的神一样,她原来也可以不用再受到欺负,受到非议,她其实是可以欺负别人的啊!

知性眼镜少女清纯唯美笑容写真图片

真开心啊!

她真的太开心了,开心的忘了时间,忘了楚泱对她的警告,而已忘了楚泱在她的身上留下来的印记,她甚至想着好好的折磨这些伤害她的人,还有那些企图来阻止她的人。

或许是玩的太开心了,她已经忘了楚泱这个威胁!

陈灵在听到那铃铛声的时候,理智回笼,恐惧害怕瞬间让她瑟缩想要逃走。

更因为楚泱的阻止,她没能杀了阻止她的人,心中的戾气未散,但她真的怕楚泱!

“你说过要帮我的,为什么现在却反而来阻止我?”陈灵不甘心的看着楚泱低吼道:“他们该死,他们根本就是畜生,这些人根本不配为人,他们就不该活在这个世上!”

“嗯,我的确说过,你可以报仇,在和你存在因果的基础上,你可以报复,可以杀了那些人,也可以折磨他们,这些都可以,我给你这个权利!”楚泱靠坐着翻手看着自己粉润的指甲,她神情淡漠。

她答应了别人的事情有做到,至于陈灵,她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事实上,从睁开眼睛恢复意识开始,这个世上她少有在乎的人和事,唯一在乎的就是‘因果’这两个字,她不想欠人,也不需要别人欠她,都两消最好。

“既然答应了,那现在为什么又来阻止我?”陈灵不甘心的问道。

“我在见到你的时候,你在做什么?”楚泱反问。

陈灵混乱的思绪一瞬间的清明,她眼底的红色没散,下意识的看向柳诗颖,嘴唇微微抖了抖,她当时……已经起了杀意,她想要杀了这个闯入她的地界,想要阻止她,想要破坏她的计划的女人。

“我……我只是吓唬一下她而已,我什么也没有做,她也没事啊,这不算!”陈灵狡辩道。

“哦?”楚泱意味不明的淡淡的应了一声。“那你问问她,她接不接受你的这种说词?”

柳诗颖回答的那叫一个快速,似乎一直都在等着搭话:“不接受,我确切的感觉到了那个时候她对我升起的杀意!而且如果当时不是你的出现,我现在应该已经倒在血泊中了,生死不明,到那时,又该怎么算?”

当然,柳诗颖很高兴但是没动手,否则楚泱不见得就会出现。

她甚至有些庆幸,他们的纠结和拖延,将楚泱等了出来。

“你说这句话,有没有想过那些伤害你的人是不是也说过同样的话?”楚泱站起来走到陈灵的面前:“你的母亲三年前曾经帮了我一点小忙,作为回报,我才帮了你这次的忙。”

“妈?”陈灵呆呆的喃喃道。

她又想到了之前在这个学校中受到的不平不公对待。

又没少块肉,整天到晚吊着个脸给谁看啊?

哟,咱们的第一名啊,听说学习成绩很好,长得又好看,大校花啊。

哎,听说了吗?大校花昨天晚上和许建在废教室做了啊,喔——没想到啊,看起来清纯高冷的大校花,也有这么热情的一面啊。

我告诉你们啊,你们肯定不知道,陈灵她妈干得就是这种见不得人的拉皮条的生意,听我妈说,她妈每天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在巷子口招呼着来来往往的男人,我妈还告诉身边的人,让大家将自家的男人看的紧一点,别让那女人接触到,不然还不得勾了魂?

哇,你们看到了,群里面的图片,陈灵的身材可真好,我他妈看着就有反应了,你说我去的话,大校花会不会跟我来一发?

……

就你这幅样子,你以为谁信你?

长得一副狐媚样,不就好看吗?不就成绩好吗?一个穷鬼,还真以为书读得好就能改变了?低贱到了骨子里面,是改不了的。

外面的谣言是我放的,可那又怎么样?我只是说了一个大家都认可的事实,你可以去解释啊,我又没有拦着你,你可以告诉那些人,外面的那些话都是假的,你也可以告诉他们,你妈不是什么妓女,也不是一双玉臂千人枕的下贱货色。

不就一两句开玩笑的话吗?又不是要你的命,流点血掉块肉都没有,至于那么大惊小怪吗?

大家都是朋友,朋友之间开个玩笑都不行吗?你不是说想要和我们成为朋友吗?你看,你这个人啊真的一点也不合群。

既然你是我的朋友,朋友之间相互帮助不应该吗?你去帮我陪他一下吧。

呀,你身上怎么这么多伤?他在床上竟然这么粗暴吗?那我可不和他在一起了,他太让我失望了。陈灵,你陪陪他吧,我觉得他不错,他对我也挺有好感的,你帮我去试试他这个人到底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