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诸多条件配合之下,学徒们也对二环的学徒级魔法熟捻于心,权能的累积也足够了。恰好林准备要上缴一个魔法知识,回锡嘉区分会的本部,哈露米和卡雅在互相商量后,便向自己的老师,提出回本部进行二环考核的想法。

林当然不会反对。魔法的使用在他的研究之中,还是有许多未知的地方,特别是针对精神层面的问题。哪怕账面数据相同,当天女孩们是情绪振奋,还是精神萎靡,都会影响到魔法施展的效果。

所以有信心主动提出考核,跟在期限之前被逼着去考核,林相信对于结果而言,还是有差异的。既然两个女孩展现了积极性,做老师的当然是支持。

再说考核不通过,又不会有什么惩罚,最多一个月后再来罢了。当然相关的费用跟开销是不会退还的。林现在的身家,在意那些钱嘛。

至于林自己这一回要上缴的魔法,经过考虑之后,决定放出电子邮件系统。

因为论坛并没有站内短信之类的设计,所以一些私人性质的联络,双方还是会大费周章新开一个讨论区或讨论串,造成版面臃肿庞杂。要不是想要淡化管理者这样一个职务,不想让迷地的网民们感觉到自己头上还有老板的存在,林早就大刀阔斧砍了那些废弃不用的旧帖。

再加上有时在比较繁忙的讨论区,这种只给指定对象观看的讨论串很容易沉底。而被指定者不一定会注意到,有人藉用这样的方法找自己,这就造成了讯息容易遗漏。

尤其那位曾经多次来访大贤者之塔的商会管事,也特别提到这方面的问题。弄得他们不是每次打开论坛,就得连翻个几页看看有没有人找自己,要不就是用自己的名字做搜寻关键词,看看相关的讨论串有没有新的且还没响应的。

要解决这样的问题,当然是用针对性比较明确,以电子邮件系统为模板所建立的魔法邮件了。只要广告信这种东西还没崛起甚至到泛滥的程度,进到自己信箱内的邮件,就肯定是重要且只与自己有关的,不会受到论坛上太多不相关的讨论串干扰。

其次只要设计出网页版的收发介面,就可以在浏览器上直接使用。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他们不用另行支付费用,就能享受额外的功能,也算是林替自己刷一波声望。而最大的好处在于这样做,并不会带来额外的收入,也就不至于令人眼红。

老实说,在今天之前,林可从来没有想过超出自己需求的钱,会这么让人苦恼。

至于和即时通讯软件一样,害怕会过多改变现今迷地世界格局的问题。想了一想,也许间谍、密探这些职业,会藉由这套系统大放异彩吧。

毕业季清澈无暇女

过去在论坛上传递消息,难免留下蛛丝马迹。而这套魔法邮件系统,可以说只要不知道使用者的登入名称与密码,旁人就难以查探内容。连留下实体文件的把柄都消失了,且迷地世界现阶段没有任何针对此类犯罪的手段,可以说接下来将会是情报贩子的天堂吧。

不过这样的情况,尚在可容许的范围之内。这类人的手段本来就层出不穷了,多了一个隐蔽的手段,也只是让防范间谍的难度上升,却也没有到无解的程度。至少以林的想法,夺走这些人可供上网的魔石,甚至是大范围的禁魔领域,都能阻止这样的行为。

所以在决定好之后,林就把以前写了大半的邮件系统框架拿出来完善。这些日子正如火如荼地进行测试和捉臭虫的工作。

同时又有另外一个问题产生,就是邮件系统的服务器要安装在哪?

想了想,反正到时会把原始系统的魔石跟内容,做为魔法知识交出去。只要建立的服务器拥有合法域名,就可以安装这套系统。所以倒也不用顾虑锡嘉区的会长,橙果伊顿的想法,径直在大贤者之塔的计算机化能量池上,也安装了魔法邮件系统,一方面也为了方便测试。

而邮件帐户名称跟密码则需要另外申请,不是把论坛的帐户数据直接拿来沿用。所以用户想在哪个服务器上申请邮件地址,就看他们各自的想法,不用强迫。而且另外申请可以使用不同的账户名称,和论坛名区隔开来,可以让私人邮件信箱不至于受到太多打扰。

这玩意儿和论坛不同。论坛最有价值的在于聚集起来的人气,邮件地址只要符合规范且存在,就能够毫无阻碍的互通。

在地球上,各大il服务器都是在拼信箱容量,跟网页版介面的方便性。而在迷地,哪怕再多塔主自主建立起邮件服务器,介面都是相同一套,简单的说没有什么竞争力,纯粹看使用者心情。

有没有人能够修改呢?林很期待,也相信这样的人肯定是穿越众的一份子。迷地土著在没有程序编辑的观念下,能够按照说明文件,做设定的修改已经很了不起了,更妄论更改介面和系统功能。

一切准备都在按部就班地进行着。应该提出的申请,现在也都能藉由论坛向协会提出。只要保证到时候,人会出现就可以了。

当然没出现,不只是当成弃权,还会在协会内部被记上一笔不良纪录。就好像地球上出现过的那句话:给人方便,就容易让人随便。

论坛的在线申请太容易了,一些习惯不好的家伙就会不在意。但是协会底下,负责接待的人员却必须按照排程计划来进行,他们空等了非常多次后,相关的惩处方案就随之出笼,然后就是各种花式惩罚。

当然那一些并不在林的考虑中,反倒是两个女孩怎么前往魔法师协会锡嘉区分会本部──五联城,对此讨论了很多。

“所以说,──”哈露米垫着脚尖,将撑在桌上的双臂伸得笔直,试图向坐在谈判桌对面的男人施加压力。“──给我们一笔钱,我们带着灰蹄和白鼻上路,绝对比坐那些慢吞吞的马车还要快到达五联城。早去早回,这不是很好嘛。对不对”。说到最后,哈露米朝背后吼了一嗓子。

两条大狗被女孩们叫来壮胆助阵。可惜打从她们半推半拉两条死命抵抗的畜生上到三楼,一进核心室,两条狗就耸着尾巴,趴着耳朵,缩在女孩们背后不敢乱动。

要是在外头,小主人吼这么一嗓子,两狗还不长啸助威。但这里是哪里呀,灰蹄跟白鼻哼都不敢哼一声。看到塔主的视线飘过来,两条狗极有默契地一左一右,撇过狗脑袋。

“们年纪还小,还不适合长途旅行。”听起来好像很正当的理由,事实上林自己说得也很心虚。

哈露米拉高声调,理直气壮地说:“我们已经是成年人了。”

年纪相仿的两个女孩,前不久先后满了十二岁,又过了段时间,初潮也来,在迷地世界便算是成年人了。至于那些事情,也轮不到林这个前肥宅扭扭捏捏地向女孩们说明。

论坛上有个名为‘女性之友’的讨论区,听说里头传授着从八个月到八十岁的各种女性经验分享。有贤妻良母型,有小家碧玉型,有各种奇葩婊型,从生理健康到心机盘算,真可谓是应有尽有。

遽闻能够通透这里的所有知识,那就是妥妥的女王后补人选,玩弄人心于股掌之上可不是太简单。

这些骇人听闻的谣言,当然也引起某肥宅的好奇心。在某个想转换心情的下午,点进了那个不设权限的讨论区,然后……完败。

想说的感言是很直白,心里话却是同样二字的南谐音。现实的影响是,两个发育都还没完的丫头,各种装模作样。看得林都硬了……拳头硬了。

虽然哈露米做为无理取闹的主力,但一旁沉默寡言的卡雅,视线同样刺人。林只得使出大绝招,就一副家长做派,说:“在们可以赚钱养活自己之前,谁出钱谁就是老大,老大说了算。们抗议无效。”

“啊~,可恶呀。你恶霸,独裁!不怕遇到正义使者出面伸张正义吗。”

“小丫头,听好了,正义是属于胜利者一方的,我就龟在塔里面,谁敢来找我麻烦。呦呵呵呵呵。”发出女王式的胜利笑声,林却是不管不顾两个快哭出来的女孩。

笑完之后,倨傲地指了指她们身后说:“而且们这回想独自上路,还不是想着有两条狗做保镳。那两条畜生能靠吗?敌人都杀到跟前来了,还能呼呼大睡。这回们进京赶考,啊,不对,是前往五联城进行二环考核,趁这个时间,我要来好好锻炼一下这两条狗。没把们操练出点狗样,肯定把们下锅。这一回绝对是来真的,不打折扣。”

发觉到自己躺枪的两条狗,不由得卧倒在地,前肢遮脸悲鸣着。

所以在没有经济实力就没有发言权力的状况下,两个刚迈入青春叛逆期的女孩被无情地镇压了。林可不是那种小时候吃过苦头,所以就不愿意自己教育的下一代吃同样的苦。当然是尝过什么罪,就得变着花样让别人也尝尝,这叫做不忘本,也叫做传承。

───

感谢书友老公我来了、housenvi的打赏,和其他书友的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