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丁虽然直觉“钢铁侠”这个名字应该是虚构的,但对方这绑几块铁器就能飞行的能力,还是让人觉得很意外。

天界不是没有单兵飞行装置,只是像这种几块钢板就能飞,还真是……没见过的科技啊!

夜林转过头,饶有兴趣盯着卡勒特的士兵,除了几个携带纵火道具的人之外,更多的,则是一种改造人!

改造人的手臂呈现一种金属的铁青色,脖颈处依稀可见细密的电线延伸至头部和心脏,在这两处致命的部位,都被厚重的金属板所覆盖。

这种经由吉赛尔科技的改造人,用金属保护了人体两个致命部位,使得他们在战场上的生存能力得到极大的提升,且力量与耐力,都得到了可怕幅度的增幅。

同时,他们也没有感情和疼痛知觉,冰冷的就是一台杀戮机器。

这样的改造士兵对付普通士兵,一打五不是问题,甚至不是重大创伤,还能够随时返厂重修,循环使用。

除了使徒安徒恩降临后切断电力的“致命”一击外,卡勒特改造士兵,也是根特城破的一大重要因素。

“呃,那个……”本汀克看到夜林瞥过来的时候心头一慌,眼底闪过一抹恐惧,这时也顾不得炫酷的发型了,忙尬笑摆手:“我是卡勒特被胁迫的,我一个普通青年,怎么能抵抗住卡勒特呢。”

虽然话说得有点强行狡辩的味道,不过事实也的确如此,偌大的根特城市,皇都军尚且自身难保,更何况一些平民呢。

“嗨,兄弟,你这话说的,我也是普通青年,为什么你不能像我一样参军?”

柯维是直爽的性子,有啥说啥从不顾及。

甜蜜奶茶少女温馨气息

“参军?”

“眩击枪”杰娜玩弄着自己迷人的长发,神色间却满是鄙夷:“参军,保护谁?保护那群一看形式不对就落荒而逃,留下一地烂摊子的臭贵族?你可别恶心我了,傻大个。”

泽丁刚要反驳说尤尔根,马琳等贵族还在坚守阵地,但杰娜却抢先一步不给她说话的机会:“以我们卡勒特的立场来说,如果第一次进攻皇都不是最高祭司贝雷安呕心沥血维持平衡,你们根特早就城破了。”

“再说了,我们第二次围攻皇都的时候,掌握天界权利,本应为人民谋福利的贵族,又在哪里?呵呵……”

泽丁本就是不善言辩的人,被杰娜一番犀利的反问,导致面色涨红,却哑口无言。

无论是大贵族还是贵族,在第七帝国法律上,是被允许拥有私兵卫队的。

曾经的天鹰,某种意义上也是受贵族派遣的警卫队,还有维恩家族的“墨花之棘”等等。

部分贵族卫队的装备精良程度,甚至超过了根特守备队,毕竟那可是贵族用来保护自己和家族安的“盾牌与利剑”。

若是当初卡勒特第二次围攻根特时,贵族能团结一心,拥护在艾丽婕身旁,凭借贵族卫队和根特守备队,再借助地利,未尝不是没有可能把卡勒特赶出根特地区。

然而,大多数贵族们都带人逃跑到了诺斯匹斯,那里是远离战乱的繁华城市,能居住在那里的,大部分都是有钱和有地位的人。

泽丁与尼贝尔他们,其实也一直对贵族们有所怨言,这种行为,和战场上的逃兵有什么区别?

一直在一旁静默的夜林点了点下巴,天界贵族与平民的矛盾,在第七帝国建立之后,已经存在了几百年。

也就是说天界的贵族,基本上都是可以继承的“传统贵族”,以诺斯匹斯为中心,互相串联勾结,官官相护,导致后来者难以居上。

贵族的子女比起平民,能接受更好的资源教育,在各个机构担任更重要的职位,以此,循环往复。

除非有什么叛国的重大事件,否则“贵族院”就会如一块铁板,千年也难以垮台。

如今卡勒特的强势崛起,恰好如一针催化剂,把这份矛盾无限放大。

也难怪心思缜密,身居高位的尤尔根,会有改革天界的想法了。

否则就算今天消灭了卡勒特,往后还有千千万万个卡勒特进攻第七帝国。

乃至,愤怒的平民拿起武器,对准贵族院。

夜林现在没什么掺和天界内政的事心思,算算时间,飞船也差不多该来了,当即忙摆手道:

“贵族的事以后再算,你这么大义凛然,怎么不抱着炸弹,去诺斯匹斯炸贵族老家,说不定还能名留青史呢。”

本汀克话说得虽然有几分道理,但一码归一码,这也不是他放火烧山,进攻根特的理由啊。

讨厌贵族就去诺斯匹斯,拿根特的平民们逞什么能。

“对!你们焚烧根特森林,污染水域,火攻根特,这不是你们逃脱的理由。”

泽丁犹如见到救星一般,感激看了他一眼,刚刚居然让本汀克给绕进去了,实属羞愧,可能是这几天精神上的压力太大了吧。

一旁的飞燕等人,也是微微诧异,眼眸中闪过异彩。

砰!

一枚手枪打出的子弹,直射夜林大脑部位,一位卡勒特成员开枪了。

无法地带的箴言,“谁的子弹快,谁才有资格直起腰板。”

束手就擒显然不是卡勒特的风格,各种手枪、手雷,乃至本汀克的喷火器,肆意喷吐着烈焰攻击。

“你挡得住子弹,那你挡得住火焰喷射,千度高温么?”

声音嘶哑,本汀克面容已经有了些许狰狞,绝对不能被抓到,否则等待他的,就是牢狱之灾。

“快躲开!”

飞燕迅速拔枪,皇女庭院出身的她,接受过系统训练,有着极为优秀的射击能力,瞬间击倒了三个卡勒特士兵。

她和柯维,都是在不久前才被划分为尼贝尔的部下,此前一直在安特贝鲁峡谷附近作战。

呼啦~

本汀克的喷火器能将火焰喷射十几米远,瞬间就将夜林笼罩了一个严实,整个人被火焰吞噬。

几颗手雷也在其头顶爆炸,绚烂的火焰的冲击力让泽丁等人不得不躲在车后面,一脸惊骇。

飞燕露出半个身子,精准的一枪命中本汀克手腕,鲜血横流,但她仍有些羞愧和懊恼,她担心直接射击本汀克,可能会发生喷火器爆炸,故而一直在寻找机会。

手雷爆炸还有喷火器,这位“钢铁侠”只怕……

“你这火玩的不行啊。”

夜林擦了擦额头的一抹汗水,这大夏天被火焰拂面,的确有点热了,心里隐隐有些烦躁。

对面的本汀克还有杰娜,眼睛都要瞪出来了。

硬挨了几颗手雷和喷火器,就是擦了擦汗,连发型都没乱,这踏马还是人?

呼~

一颗火红色的小火球浮现在夜林掌心,被他稳稳托着,魔力涌入喂养,火球越来越大。

本汀克目瞪口呆,哆嗦又结巴道:“魔……魔法?真是魔法,难道……你不是天界人?”

马琳下界求援的事,卡勒特是不知道的,所以本汀克这个时候才彻底肯定,这绝对是魔法,传说中的“那个世界”!

火球愈发膨胀,从最初的拳头大小,已经暴涨到直径两米的炽热之物,而且还没有停住的意思。

滚烫的热浪扑面而来,不过几个呼吸便让人汗水淋漓,本汀克感觉自己好像在面对着一颗太阳,一桶岩浆铁水。

夜林右手高举,冷声道:“放下武器投降,或者,我把你们当森林给烧了。”

啪嗒~

一阵武器丢弃落地的声音,生怕晚了一步,就被这神一样的人给焚烧成残渣。

子弹无用,手雷无用,喷火器无用,这还打个鬼,没人嫌弃命长。

只有那些被改造的卡勒特士兵,因为失去情感,也就失去了恐惧,他们只是被吉赛尔改造的战争机器,仍然还要反抗。

从火球上突然蔓延出几根火蛇,将想要反抗的人焚烧殆尽,差点让旁边的本汀克吓到跪下叩头。

不到两个呼吸,干干净净,这就是魔法的力量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