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陶薇薇现在对自己来说只是个勾人的小狐狸精而已,现在说这些,未免太早了。

与此同时,就在萧逸琛和贺俊为陶薇薇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厕所这边却显得平静有趣。

男厕所。

大宝皱着小小的眉头看着旁边空荡荡的卷纸器,内心无比焦急和尴尬。

想他萧易轩活了整整5年,何时遭遇过如此困窘的事情?

走到哪里都是保镖佣人成群,这种小事更是不必让自己操心。

即便跟着妈咪过着普通人的生活,妈咪也把自己的饮食起居照顾的无微不至,也不必为此等小事发愁。

“唉!”

大宝抬了抬蹲的快要僵硬小屁股,看着依旧平静的手机,叹了一口气,内心不断祈祷,妈咪,快来吧!

男厕所旁。

陶薇薇躲在一边,给小宝发短信。

“小宝,妈咪过来了,里面有人吗?”

女孩与黄色枫叶

大宝看着终于回自己的妈咪,眼睛一亮,赶紧打字。

过了一会儿,陶薇薇看到手机屏幕上的一行字,笑了。

“妈咪,快来吧,没人的,我侦查过了。”

侦查?做间谍吗?好可爱。

陶薇薇环顾四周,确定没人后,一猫腰冲了进去。

这是陶薇薇第一次进男厕所,还没参观完,就听见最里面的厕所隔间传来小心翼翼的软萌声音。

“妈咪,是吗?”

“是我。”

陶薇薇走过去,看到一只胖嘟嘟的小爪子伸了出来,几个软嫩的小手指不停的在空中摸索。

太可爱了!

陶薇薇心里突然起了逗弄之心,悄悄把一个耳机盒放到了小爪子上,捂住嘴巴偷笑。

过了几秒钟。

“妈咪!”

一个恼羞成怒的童声响起。

“哈哈哈,不逗了,妈咪错了,给。”

胖嘟嘟的小手又伸了出来,陶薇薇把纸巾放在上面。

“擦干净呦。”

“知道了啦!”

羞赧夹杂着委屈巴巴的声音。

陶薇薇逗弄完儿子后,乐呵呵的走了出去。

“陶薇薇,可真是饥渴,片刻都离不了男人吗?还到男厕所勾搭男人,真不要脸。”

刚出了厕所,就听见一个刺耳的声音传来。

陶薇薇看着来人是陶兮兮,收起了笑,想从另一个出口离开这里。

可是刚刚走到拐弯处,就被一只手臂拦住了。

“陶薇薇,我还没说完呢,敢走?”

“让开!”

陶薇薇冷冷开口,直视前方,并未看陶兮兮一眼。

看着陶薇薇这个贱人如此无视自己的样子,陶兮兮眼里划过一丝怒意。

“想走?门都没有!陶薇薇,我告诉,不把今天的事解释清楚了,别想走出这里!”

这个女人是疯了吧,还要和自己吵!

无奈的摇了摇头,陶薇薇不经意间看到了自家小宝出现在厕所门口。

大宝提好裤子,刚刚出来就看到有个女人拦住妈咪,大宝刚要出去,手机短信响了。

“不要出来!”

妈咪发来的!

大宝看到短信,皱了皱眉头。

好吧。

大宝无奈的趴在门缝里,眼睛不眨的盯紧外面的情况。

“解释?解释什么?被绑架后是怎么被狼狈的接回家的?还是林文静为了替擦屁股如何打点的?”

陶薇薇发好短信,放下手机,轻蔑的瞥了一眼面前妆容精致的女人。

“陶薇薇个贱人,这些都是子虚乌有的事,我从来没做过,竟然敢在逸琛面前搬弄是非,污蔑我!”

提到这件事,陶兮兮有些疯狂,这个贱人竟然还知道这么多的细节!

“有没有做过心里最清楚,和我有什么关系?要是觉得萧逸琛听到这些话会抛弃,现在最该做的并不是和我争吵,而是应该跪在萧逸琛面前,狠狠扇自己的嘴巴,让他相信,要不然萧家少奶奶的位置被别人抢了怎么办?”

和这种没有智商的女人争吵,简直就是浪费自己的时间!

陶薇薇有些无奈,这个女人怎么像个狗皮膏药一样黏着自己,难道和自己撕逼能让她保持活下去的勇气?

自己的小宝还在厕所里等着自己呢!

陶薇薇想速战速决。

“!我才不会那么做,陶薇薇,不要动什么歪心思!萧家的少奶奶只能是我陶兮兮的,逸琛是不会看得上一个不仅带着拖油瓶,还被别的男人抛弃过的女人的!”

陶兮兮带着一丝得意,生了一个贱种,被家里赶出去的女人还敢和自己这个千金小姐相比!也忒不要脸了!

“陶兮兮,是不是觉得自己现在和我相比特别有优越感?”

“那当然!”

看着陶兮兮一副洋洋得意的模样,陶薇薇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

“陶兮兮,知道当年林文静和陶建国为什么设计我给别人生孩子吗?”

陶兮兮一愣,这个贱人又憋着什么坏水呢!

大宝听到这句话,也愣了,设计?生孩子?怎么回事?

“当然知道了,公司快倒闭了,需要钱,有人出价,自然要去生孩子啊。”

陶兮兮翻了个白眼,这还有什么难回答的,这是她陶薇薇应该做的呀!

陶薇薇听到陶兮兮把自己如同在炼狱里经历过的噩梦,这么轻描淡写的讲出来,眼里划过一丝恨意。

“很好,那知道林文静为什么让我嫁给60多岁的马老吗?”

轻呼一口气,陶薇薇接着问。

“SC企业不行了,马老说了他不嫌弃,只要嫁给他,他就能帮我们家堵窟窿,陶薇薇,到底想说什么,我告诉,不要耍花招!”

陶兮兮有些戒备的看着陶薇薇,这些事这个贱人自己不都知道了,还让自己再说一遍有什么意思!

“陶建国很宠吧。”

“是啊,我爸爸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我要什么他都会给我。”

提起陶建国,陶兮兮很是幸福。

“陶兮兮,这些话,我也曾经对人说过,可是,就是那个我曾经以为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给我下药,把我亲手送到了一个陌生男人的床上,只为了一笔钱。”

听到这段话,大宝紧紧攥着拳头。

这个叫陶建国的人,自己一定不会放过他!自己一定要给妈咪报仇!

陶薇薇说这话的时候,是笑着的,只是眼里盛满了浓重的悲哀,看的陶兮兮心惊不已。

“陶……陶薇薇,什么意思!”

鱼儿上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