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窟深处,溶洞分出了十几个巨大的天然石室,这里不像是魔刹的总部,倒像是一处分舵!

在溶洞尽头,一座座水牢呈现在眼前。

“关进去,杀杀这些蠢货的锐气!”史昆豪迈挥手,转身坐在了一张虎皮大椅上。

林风和冯国豪五个男人被关进了水牢,伊胜男、颜悦两女却被意外留下了。

“史昆,鬼爷在哪里?”林风被绑在一个十字型木架上,只露出脖子和脑袋,整个身体浸泡在水中。

他的牢中水最深!

“鬼爷?哈哈,军师你是见不着了,等你做了人俑,说不定有机会能碰上他,不过到那时,你也认不出他老人家。”史昆接过属下递来的美食,边吃边笑。

“你这里不是魔刹总坛,原来我被老鬼坑了!”林风满脸挫败的愁容。

“自己蠢,怨谁呢?”史昆大笑:“你以为你很猛,其实就是个莽夫!军师随便给你下个套,你就往这里钻!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偏找上门,你不死谁死?”

林风微微点头:“鬼爷的确厉害,那八卦阵、雷火阵也是他布下的?”

“可不是,鬼爷有神鬼莫测之能,不过你居然能走到我洞府里来,想必鬼爷也没有料到。没关系,你终归是落网了,古克、颂麻善、贡拉他们不能白死,我们在暹罗的产业不能白白断送!”

“嗯……说的好像他们不该死一样……”林风冷笑:“你知不知道他们临死前都说了什么?”

芦苇飘絮沾满美女头发清新唯美写真

“什么?”史昆随口问道。

“他们每个人在死之前都跪着求我,愿意用所有家当换他们一命,你说,你会不会也像他们一样,跪下来求我呢?”

闻言,史昆一愣,眼神闪过一抹惊色,但马上仰面大笑:“哈哈哈……阶下之囚,也敢大言不惭!本座马上就将你炼成人俑,看跪的是你,还是我!来人!备金汤!”

为免夜长梦多,史昆决定立即对林风进行改造,做活人俑要趁热打铁,不能耽搁。“金汤?什么鬼东西?”林风一副无畏的表情:“你该不会用金水做人俑吧?那真是太浪费了!”

“无知!”史昆倒了杯酒,端起来一饮而尽。

“你马上就知道金汤是什么了,外面那些人俑都经历过,正常情况下十个人,只有一个能活下来,活下来的人,刀枪不入,再服下本座祖传的脑蛊,如果不死,那就是合格的完成品!”

“原来是这样,”林风忽然又感到奇怪,“不对啊,你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天级高手?”

“你的话太多了!”史昆阴笑,“告诉你也无妨,自打本派经历过一次浩劫,圣主为重整魔刹,采取合纵连横策略,与各邪派通力合作,每次有生擒的天级强者,都送到我这里来。十余年来,也不过攒下区区十几具人俑而已。”

“有这等事……那这些邪派可否透漏一二?”

“可以!碧云宫、十殿地狱、无情神教都与我们有合作!”史昆扬声说道:“你知道又能怎样?”

林风笑而不答,史昆这话,八成是扯淡!

就说十殿地狱,绝对不可能和他们合作,自保都来不及,还有实力生擒天级强者?

再有,无情神教的势力也日薄西山,即使抓住个把天级强者,也肯定被拿去做病毒实验了!哪轮得到给魔刹?唯一可能的就只有碧云宫。

这碧云宫,会不会和魔刹有勾结?难说。

“好了,你知道得够多了,鬼爷说了,要本座好好招待你,重用你,本座自然要听军师的话,只要你能挺过去,本座相信,你一定比那些人俑强不少!”史昆从椅子旁边拿起了缴获的天霜剑,走到伊胜男和颜悦面前。

两个女人都死死瞪着他,眼眸里的杀气仿佛一道道剑光,恨不能杀死史昆一万次!

“一个是异能者,一个是峨嵋派的女弟子,本座没说错吧?”史昆抬起剑尖,勾住她们傲然的下巴。

“呸!老畜生!”伊胜男一口唾沫喷到了他的面具上。

“峨嵋绝不会放过你!”颜悦跟着呸了一口。

史昆哈哈大笑,“都不错,又美又辣,先送到本座寝室中,今晚本座要开一场盛宴!能和峨嵋结亲,也算是不枉活一场。”

两女骂声不断,被押送到另一处洞窟中。

不一会儿,一名下属来报:“舵主,金汤已备好!”

“好!带出来!”史昆大为兴奋,又要做他最拿手的人俑,不管成功还是失败,完成任务之后,就可以去睡那两个小妞了。

林风被押出水牢,抬到了一处重兵把守的洞窟。

这里充斥着一股混合的难闻怪味,腐烂、刺鼻,好像是药水和腐臭的尸体混在一起。

一张石案上,摆放着各种狰狞利器,刀、钩、铲、针……都是用来肢解的工具。

洞窟中的空地上,一口人形棺木已摆放在那里,其中注入了一小半滚沸的金色液体!

旁边,摆放着另一半发黑的棺木,似乎是要把人丢进去,然后扣死棺材。

“这是什么?棺材都准备好了?”

史昆阴声笑道:“这可不是给你下葬用的,你若是挺不过去,洞外的大缸就是你的坟冢。来啊,下金汤!”

两名手下正打算把林风扔入棺木中,他突然鱼跃而起,撞开其中一人,锁在背后的双手在石案边划过,喀嚓!

借助刀锋的力量,强行挣开了锁链!

史昆大骇!瞳孔缩成了针芒!

散功丸怎么会没效果!

不容他多想,林风的身影攸然破碎。

“不好——”史昆心脏收缩,意识到这是残影!他立即爆退,想逃离石室!

但,还是晚了一步!

一只拳头在眼前急剧放大,下一秒,他的脸结结实实挨了一拳!

水珠溅在眼中,重击声响起,那张金属打造的鬼面具犹如铁榔头砸过,深深凹陷下去,鼻梁瞬间消失,整张脸扭曲变形!

头部在这一记重击之下,史昆向后仰去,跟着身体才倒飞出去,喷出一蓬血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