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尽快享受普通现代人的生活,鹿正康用信用卡买了一辆电瓶车,载着青宁子一块上班。她平时穿道袍,不过为了方便没有戴冠,平日里只是简单挽个发髻,而鹿正康也穿不惯西装,所以出门在内都是朴素的长袍子,脑后的大光相太耀眼,也被他收起来,于是他看起来像是个希腊古人。

从观音大士家出门,骑车往公司跑,半路有一条江,早晨江面吹来的风很湿润凉爽,而且东面若是没有楼房遮挡的角度,朝阳倒映在水面上粼粼微波也很好看,青宁子喜欢趴在鹿正康背上,指点着各类的新奇物件。

也不知是什么原因,青宁子趴在鹿正康背上,过一段时间就呼呼大睡起来,鹿正康到了公司门口的时候,脊背都是湿的。

“醒醒啦。”鹿正康转身把青宁子抱紧,用手指揪住她的鼻头。

“唔,阿鹿,我又睡着了”

“你说说你呀,晚上不是睡得挺早吗”

“还不是你的脊背太舒服了这可不能怪我。”青宁子很认真地耍赖,她整理整理服装,笑嘻嘻得去打卡上班。

鹿正康的工作还是比较清闲的,每日来应聘的也就个,不过这几天倒是来了两位特别的员工。

一个是住在月宫的玉兔,她是来公司适应凡间环境的,作为球最大的月饼制造与分销商,她很富有。身为一只黄毛兔子,她化形后的样子还是很少女很可爱的,只可惜粉切黑。

再有一个是西海龙宫三太子,也就是白龙马敖烈,是个淳朴的家伙,龙首人身,鬃毛旺盛,看着很有精气神,尤其是他头上的鹿角很受鹿正康的喜欢。

青宁子和玉兔互相看顺眼,但言谈之间,还是很说不上话,青宁子想讨论一些道法,可玉兔只会瞪着眼睛卖萌。

“小玉,你在月宫没有学到什么道术吗”

小清新妹子低胸给你诱惑

“我会兔子魔法 ̄w ̄”她举起手,表情憨憨。

“啊这”

敖烈凑过来,“道术这个东西我倒是了解一些,不过,我听得最多的,其实还是佛经啦。”

白龙马给青宁子讲述自己驮着唐僧取经的亲身经历,小玉在一旁默默不语,看到观音大士走过来,她急忙装作正经的样子开始上班,倒是敖烈与青宁子两个摸鱼的家伙被教训了一顿。

下班也是鹿正康骑电瓶车载着她回去,观音大士他是坐莲台飞遁的,所以早就已经到家,准备好了饭菜。半路上,青宁子看到路边的新华书店,急忙拍了拍鹿正康的脊背,她轻轻从后座上跳下来,快步走进书店里。

由于身材高大,鹿正康只好略低头从门框下钻进来,书店里人不多,青宁子在挑选名著,这些天她早就学会读写简体字,想要阅读也是毫无压力。

“挑什么呢”

“西游记,烈烈说这可是同人外传呢。”

鹿正康摸了摸下颏,“真好,不知道我有没有同人作品”

“有啊,你看那个电视。”

书店挂在墙上的小电视里正播放着九色鹿,上美出品,鹿正康注意到几个小朋友排排坐在水漆木板凳上仰着脖颈看动画。

有个孩子感慨,真想见见九色鹿。

鹿正康瘪了瘪嘴,没有搭理。说起来,他当年也只是一个孩子。

青宁子用袖子遮住嘴,鹿正康知道她又在偷笑了。对此,他也只是耸耸肩。

除了西游记,青宁子还看上了许多古典名著,她便叫鹿正康耐心等待一会儿。鹿某人闲极无聊,也盯着电视看,为了不挡住孩子们的视野,他是站在他们身后看的。

片也就二十多分钟,而且由于是外放,声音很轻,不过,当剧情发展到经典的恩将仇报环节时,有个小姑娘突然就哭了起来,大喊着“九色鹿你别去”

小孩哭得很用心,书店里的大人们都侧目过来,小孩声音那么尖利,书店本来是安安静静的,这一下,哭喊声盖过了外面车流和行人的噪杂,就好似是外面的嚣闹沁了进来似的,鹿正康也吃了一惊,尤其是大家都默默盯着他,那意思很明显就是想让他做点什么制止骚乱。

万般无奈,鹿正康蹲下来凑在小姑娘耳边,“九色鹿没事,坏人被她教训了一顿。”

“你怎么,怎么就知道她没事,呜哇”她还是在哭,泪眼模糊也看不清电视上的情况,鹿正康是知道剧情的,可同孩子讲道理没什么用。

“我就是知道哇,你看电视上都演了的。”

“电视都是,都是骗人的,哇”她上气不接下气,抽抽嗒嗒,鹿正康急忙拍了拍她的脊背,免得小姑娘哭背过气去。

“你知道电视都是骗人的,怎么就相信九色鹿了呢”

“九色鹿是真的”

“”

青宁子在一边已经笑得捶书架了。

周围人有拿出手机来偷拍的,殊无半个来帮忙,鹿正康觉得头疼。

“那你要怎么才能相信九色鹿没事嘛。”

“我不知道”小姑娘哭得理直气壮。

“”

鹿正康叹一口气,看看周围,默默走到一块宽敞的地方,团身一边,浓烈的烟雾中,俊雅的九色鹿踱步而出,走到小姑娘身前,用温柔的洁白的舌轻舐她脸颊,“小女孩,你不用替我担心,我很好。”

小朋友们尖叫着簇拥过来,围着九色鹿打闹,一个个贴着他美好的皮毛,不一会儿就有试图攀爬的。

那个被九色鹿舔舐的女孩,浑身都透着清辉,一下子就很聪明起来。

周围的大人们更急迫得举着手机拍摄,也有走过来合十礼拜的,口诵“菩萨保佑”云云。

鹿正康叹着气,温声对周围人表达祝福。

好不容易,青宁子结账出门,鹿正康这才晃了晃脑袋,把小朋友们从身上赶下来,恢复人身,慢慢走出人群。

一出门,倒霉的是电瓶车被撬了,电瓶没了,青宁子很心疼的样子,鹿正康想了想,把之前收起的大光相掏出来,塞进车里当电瓶,如此一来,这辆千百来块的小车车两个小轮忽忽就腾出彩光,一路车辙印都留下了金灿灿的轨迹。鹿正康一把油门,小车冲天而起,看呆了过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