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秋鸿自然知道这是什么,天罗宗八大堂的神器堂,便经常用这空介石打造出弟子需求的储物袋,只是这空介石确实稀少,普通修士很多都从未见过。

他轻声给两人传音道:“空介石是非常神秘稀有的一种物质,我们修士常用的储物袋,都是需要空介石才能打造!传送阵是空间与空间的传输,更加离不开这种物质!“

无痕与傅小青纷纷点头,原来如此。

空间是存在于天地鸿蒙之间,非常神奇的一种能量和维度,世人根本无法探知和理解它的奥妙,只有技艺高超的修士,可以通过这个神秘的空介石,打造出可供人存储的工具,如储物袋、储物戒指和储物手镯等。

只有领悟了天地规则和奥妙的大能修士,才能掌控这种神奇的能力,无须空介石也能开辟出神奇宏伟的异度空间!比如曾经显赫一时,已经崩溃坍塌的万古丹宗仙境,就是某位大能修士,施展无上大法开辟出来的异度空间!

难怪天悲门的传送阵迟迟未能修好,原来是缺少这种物质!

无痕抬头盯着西门长老,微微含笑说道:“前辈既说您有办法,看来定然是有着这种空介石!不知晚辈猜得可对?“

西门长老呵呵笑道:“梦姑娘果然聪慧,一点即透,你猜得没错,我手中正好有一块空介石。“

无痕与叶秋鸿互视一眼,西门长老抛出这么大一个诱饵,绝非无缘无故,只是不知对方葫芦里究竟藏着什么药!

叶秋鸿试探性的问道:“西门长老果然快人快语,不知你手上那块空介石可否割爱?需要多少灵石?价格由您开。“

“哈哈!“西门恨仰天大笑,“叶少侠,你可真会开玩笑,空介石世所罕见,在市面上根本就买不到,否则凭天悲门的财力,难道还会买不起一块空介石?“

无痕淡淡道:“前辈既给我等指出一条明路,想来不会无的放矢!定是有所指教,不妨请明言!前辈要如何才肯相让这块空介石!“

气质SISY思小清新粉色性感短裙秀美腿写真

叶秋鸿也点头道:“不错,只要晚辈等人能够做到,又不违背正道侠义,任何条件都可以商量。“

西门恨抚了抚长须,意味深长地望着无痕笑道:“空介石我可以送给各位少侠,本座只有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无痕与叶秋鸿心头一沉!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西门长老所谓的要求绝非寻常,甚至定是极其艰难之事,否则他岂会免费赠送给他们。

西门恨深深吸了口长气,眼中闪烁着莫名的神采,缓缓说道:“我盟承天地之命!广纳贤才!集世间英豪于一体,立志在这纷争的乱世!誓要开辟出一片安乐、祥和的太平盛世!“

说到这里,他目光微转,看向无痕,语气诚恳地继续道:“梦姑娘,你是天命灵主,应运而生!承载着天下和平共处的使命,正好与我盟志同道合!此乃天意指引,使我等冥冥之中与姑娘相遇!本座受盟主特令,诚邀姑娘加入我盟,奉为天命圣女!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梦姑娘,你看可好?“

无痕脸色微变,原来绕了半天,却是在这等着我哩,可惜,她对此却并不感兴趣!

无痕淡淡摇头道:“多谢长老好意,晚辈已是无极宗的弟子,身受宗门所束,根本不可能再加入其他盟会宗派,请长老代为传达晚辈谢意,只能辜负盟主和长老的盛情了。“

“诶~这又何关系!我盟原本就是由大大小小的宗派结盟而成,并无利益冲突!平时无事都是各在自己宗门修行,没有任何影响,梦姑娘无须担心。“

西门恨眼神闪过莫名之意,笑道:“再说,梦姑娘你只须挂着这天命圣女的名头,无需其他义务和职责,只是偶而抽点空闲,来盟中举行盛会就行了,梦姑娘……“

叶秋鸿脸色也是有些难看,打断他的话道:“长老盛情原本不该拒绝,只是我这小妹正着急赶回宗门,至于加入贵盟之事,等她回禀师门一声,自会给长老一个最终答复,何必急在此时?“

“呵呵!“西门恨点头说道,“也是,此乃大事,应该好好考虑考虑,本座有些心急了。“

无痕根本不打算多做考虑,直接摇头道:“长老不必再说,此事晚辈没有兴趣,既然前辈不能将空介石割爱,我们也不便再做打扰,这便告辞,多谢款待。“

说罢,无痕淡然起身,转身便走。

什么天命圣女!无非就是想拉拢自己加入盟派,利用自己天命灵主的身份吸引更多别有用心之士,壮大歃血盟,达到某些人狼子野心的目的罢了。

说得好听,自己是歃血盟的天命圣女,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说得不好听,就是一个机械傀儡,受这些人的操控而已!

无痕立志高远,岂会自甘束缚受人摆布!因此毫无不犹豫便一口拒绝,根本不给回旋商量的余地。

叶秋鸿见无痕断然拒绝,心中暗觉不妥,但又不能多说什么,只能招呼傅小青匆匆起身跟上。

西门恨脸色一变,眼中闪过森森寒意,但随即他又强忍下去,急忙高声道:“梦姑娘,还请留步!本座还有话说!“

无痕转过身来,面色清冷得仿佛冬天里的一轮寒月,她淡然问道:“前辈还有何吩咐?若是入盟之事,无需再谈。“

“姑娘误会了!“西门恨笑道,“既然姑娘无意加入本盟,本座又岂能勉强!是这样,小女秀珍,三年前突染重病,求治多年毫无起色,本座想请姑娘援施圣手,只要能治好小女疾病,这空介石同样可以赠给姑娘以表谢意!“

“治病?前辈如何知晓晚辈懂得医术?“无痕微微皱眉,她精通医理之事甚少告之他人,这西门长老又是如何知晓?

西门恨笑道:“姑娘太自谦了,几个月前你在鱼岛的所做所为,早已在南疆传扬开来,姑娘大义,世人尽皆夸赞,本座也是钦佩之极,本盟对姑娘在鱼岛的经历略有了解,自然知道姑娘巧施圣手,医好连鱼岛丹师张成仙都束手无策的病人,本座实在没有其他办法,还望姑娘看在老夫爱女心切,帮我一次!“

“这……“无痕有些无语,她想不到自己如今竟成了南疆名人,连如此遥远的潜龙岛都清楚自己的事迹,也不知是福是祸!

她不禁迟疑起来,若只是医病倒也没有什么,怕只怕其中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那可是防不胜防的。

叶秋鸿轻声道:“痕儿,原来你竟精通医术?“

无痕点点头:“略微学过一些,普通疑难杂症倒也没有问题。“

傅小青钦慕道:“师叔真是厉害,连医术也会,将来有机会可要教教我呀。“

无痕含笑答应了她,转头看向西门恨,见他泪眼模糊,神情真挚,完就是一副爱女心切的慈父之状,不由心下一软,点头答应道:“好吧,我可以试试,不过在没有见到病人之前,我也无法保证一定可以医治。“

西门恨大喜,忙转身在前领路,带着众人往偏府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