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拥有一头乌黑的长发,披散下来时光可鉴人,一双眼睛清澈比,如水晶般,没有一丝瑕疵,仿似十分单纯g。

他笑起来时,牙齿雪白,很灿烂,如同一抹朝霞洒落。

太年轻了,这种笑容让莫铮还有金色的小蚂蚁都一阵语。九条龙跟这个少年比起来,到底谁是谁的长辈啊?

“天正兄,这些年你太劳心劳力了。”许印微笑道。

他的笑容真的太晃眼了,如同朝霞初升,脸上带着一种富有生机的光彩,如同邻家的大男孩一般。

可是,正因为如此,才让莫铮跟金色的小蚂蚁激灵灵打了个冷颤,这是一个老妖啊,活的这么年轻。才显得可怕。

别看他笑容温和,人畜害,但是论是莫铮还是通天蚁内心深处,总觉得将要窒息。有股难言的压抑。

这是一个比恐怖的存在,哪怕现在看着阳光开朗,但是也没有人敢真个这样认为,只因为他是许印!

“还是差了一点,不够完美,声音依旧苍老。”大长老忽然开口。

许印闻言。敛去笑容,显得有些稚嫩,叹道:“是,我的蜕变不完整,神胎有瑕,体内有些东西是法掩饰的,而我也不想遮盖。”

即便这样,按照两人的对话来看,许印也了不得,寿元极大的延长了,也许能多活上半世。

其实,他们所追求的道胎蜕变完整,主要的还是元神蜕变。

清冷邪魅居家型美女气质生活照

因为,所谓寿元尽,后坐化,都是元神腐朽所致!

不然的话,这么强大的人,直接夺舍就行了。

“也许,这片天地还不够残酷,所以我缺少那种紧迫感,没有逼出那后的潜能。”许印摇头,自我反省。

“你真是了不得,已经推演到了一些东西。”大长老身体一震,神色肃然。

很明显,他也洞悉了某些真相,所以才会有如此反应。

两人间不像是对立,仿佛不可能开战一般,如同两个老朋友、知己,在这里交流。

“是啊,你与我都可以推算到,若是没有意外的话,这片世界的环境会越发的糟糕,真正步入末法时代。”许印说道。

“那未尝不是一种磨砺,也许会造就出为坚韧的一批修士,而且天地生机不绝,总会给他们留下可修行的精气。”大长老说道。

许印很严肃,道:“我已经预感到,真到了那一天,世界干枯,不死物质将面消失,大环境恶化到极致。到了那个时候,强大的修士一世能活一万多年就算逆天了!”

而且,依照他的理解,后果比这还要严重一些,到了那个时候,只要出现一个盖世高手,他就会耗掉数万年的“机缘”,导致其他人漫长时间法达到他那一领域。

这也就是说,一人成道,数万年内的天纵奇才都要绝望,这些人注定会被天地压制,法再走到那一步!

“越是残酷,越是艰难,越能磨砺人心,我若是生在那个年代,相信我早已被逼的活出了真正的第二世,而不像现在!”许印很遗憾的说道。

因为,如今不死物质虽然稀薄,但依旧存在微量,让修士活的足够久远,努力想活第二世进行蜕变时,那种物质早已跟己身有融合。

正是因为如此,才让人的身体出于一种本能有反应,不是很干脆,法破釜沉舟,不能决绝的踏出一条返老还童的路!

“道兄,你这样来闯我许家,实在让我为难啊,为了一个少年,你便要跟我翻脸吗?”

气氛不对了,或者说这样才正常,许印发难了!

“举世皆知,这是我的关门得子,也相当于我的后人,正如许家九条龙对你许印一样,如果有人明知如此,还要暗中加害他们,你该如何做?”大长老声音严厉!

莫铮眼中一热,心中波澜起伏,大长老这样说,让他感动,却以为报,唯有日后崛起时满足其愿,扫异域大敌,征战世界另一岸!

许家九条龙不爱听,有几人眸子冷冽,一个个溢出仙道光辉,绝世恐怖,九人合在一起,不可匹敌。

“父亲,我想跟叶正寅一战!”许家第八子开口,这是一个十分可怕的强者,仅次于许九。

他的一双眸子内,星空崩塌,尸骨万千,冥土出世,一双通天之眼可以演化世界,这是一个可怕的绝世高手。

许印笑道:“道兄可否愿意指点他们?老八或者老九,你随便挑一个,考验他们。”

“许九了不得,得天独厚,注定要成气候,将来也许会比你强。”大长老不吝夸赞,说了一些实话。

而后,他话语一转,道:“如果现在就让他们跟我较量,还差火候,你确信吗?须知,我若真正出手,不会留情!”

“你在说什么?”九条龙中有人不满,难以接受这种在他们看来是威胁与恫吓的话语。

“实话实说。”大长老平静的答道。

“既然如此,那就让我的九个孩儿一起上如何?”许印笑眯眯,露出了真正的杀意!

大长老变色,因为举世都在传,九条龙联手的话,世间敌!

哪怕他自身是一位真正的盖代高手,可依照传言来看,也难以预料结果。

“你执意吗,到时候难以留情,如果我不小心屠掉一两头龙,你会心痛吗?”大长老问道。

“刷!”

有几条龙动了,包围了大长老。

“你想除我,能做到吗?”大长老看向许印。

“我的九个儿子一起出手,相信也算是敌了,如果再加上我,哪怕你不顾一切的突围,逃遁,也恐怕会失败吧。”许印淡淡的说道。

“我是为什么而来,讨说法,杀人!”大长冷漠的说道,丝毫不惧怕,反而强势了。

“哦,你自信可以力敌我们?”许印问道,因为在他看来,叶正寅与他是一生的对手,孰弱孰强难说,可加上九条龙以及许家的地势,绝对可以镇杀大长老。

“你如果跟我一对一,我可以奉陪,你我用实力说话!”大长老说道,而后话语一顿,道:“如果想联手,不顾一切的杀我,那么让你失望了,哪怕这里是仙家净土,我也打崩!”

哗!

画卷展动,横天而列!

与此同时,包围大长老的几条龙都横飞了出去,是有一人当场大口咳血。

一股恐怖的气息弥漫,一方大世界仿佛出现,再次开辟出来,并要镇压原有的乾坤!

“十界图!”许印瞳孔收缩,轻轻一叹。

哪怕这里是仙家净土,哪怕有绝世大阵守护,他也不得不神色肃穆,严阵以待,同时十分担心。

十界图,那是什么?跟乾坤袋一样,号称至宝,在当年的仙古大战中,震动天上地下,异域生灵都因此哀嚎,死伤尽。

主要的是,这里是许家净土,即便许印有针锋相对的仙兵,以及上法阵,可是也要忌惮。

因为,这里是许家的根基所在,真要打崩了的话,受损的只能是他的后人,也许要血流成河,死很多强者。

甚至,他的九个儿子都可能会被干掉几人!

许印,一位盖代高手,但现在也很忌惮,不敢轻易发难。

因为,大长老手中的这张图太可怕了,里面山河壮丽,大星在转动,完是真实的,这是一件至宝。

能在仙古末世一战中大放异彩,杀的异域强者鬼哭神嚎,它创下了赫赫威名,这张图太有名了,震古烁今!

“铮!”

一声轻吟,如龙吟虎啸般,一截战戟从许印的眉心中透出,发出夺目的仙光,其音冷冽,让人灵魂发抖。

这不是有人刺穿了他的额骨,没人可以做到,是他自身的兵器显化!

一截战戟,仅露出三寸而已,锋芒毕露,仙光耀眼,杀气滔滔,这是一件让人印象深刻的恐怖兵器。

因为,它带着仙气,缭绕着仙辉,是一杆仙兵。但是,它却有一股杀意,有违仙道祥和,弥漫开来,化作诛神利器。

莫铮心中一颤,那股气息太冷冽了,少许光芒喷薄时,撕开了虚空。

特别是,当许印仰头望天,那截战戟射出的光束,刺透苍宇,击穿了域外的大星,有几颗星辰如烟花般绽放!

“这是……”金色的小蚂蚁面色十分难看。

许印动用了该族的至宝,是祖传下来的东西,刚才的举动是在震慑,轻易就可以斩落域外的星辰,这兵器得多么的可怕?

这是一种威势,以抵消大长老手中十界图的影响。

“你要跟我对决一场吗?我不介意!”大长老微笑道。

这个时候,他从容而平静,一点也不急,说话间,手中的十界图哗啦啦作响,抖动了起来,周围的虚空顿时崩塌了。

与此同时,这里的石质古殿发光,响起祭祀之音,十分的清晰而又宏大,挡住了那种恐怖的威势。

“叶正寅你敢!”不仅九条龙急了,就是许印也怒目而视,心有忌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