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我真没想当救世主啊最新章节!

计划大抵定下,剩下的便是执行。

饭要一口一口的吃,事情一步一步的做。

万丈高楼平地起,天大的事,也要从基础做起。

他转身从背包里拿出笔记本电脑,开始……抄歌。

这么大个腕儿了,他还抄歌,也不害臊,脸也不红。

别问这是为什么。

习惯真的很可怕。

要是不先抄个歌,他就浑身不自在。

提笔之前,陈锋先琢磨了一下。

这会儿钟蕾正在写《幸福的N次方》,所以这次就放过她这首歌吧。

至于别的?

海岸边的泳装女孩如同美人鱼般脱俗

不好意思了。

懂的都懂,反正钟蕾也不介意,她自己怕是也好奇想听。

至于歌曲署谁的名儿?

陈锋觉得吧,就算他要挂钟蕾本人的名字,她怕是也不会答应。

所以就还是挂自己的名字吧,不再用化名了。

他想明白了。

反正再怎么刻意隐藏也藏不住自己的光芒。

历史学家们的考古能力太强,甭管他怎么藏,都会被人揭穿谜底。

在上条时间线里,为了掩饰自己,陈锋化用了N个不同的马甲。

有时候他甚至谁也不告诉,也不收人钱,就自个花钱让外面的人把他抄来的歌拿去卖,钱他都不要。

结果倒好,这些憨憨有一个算一个,要么写日记、要么在私人空间里加密提了一嘴表示感谢,要么临死前当成临终遗言与家里人说了。

结果呢,“军覆没”,就没一个真能把秘密完在肚子里烂一辈子的。

盯上他的人一旦太多,什么秘密都藏不住。无论有没有《锋蕾》和《复眼者危机》来自我揭秘,他的“神格”都会不断往上攀升。

区别是他要么只在精英阶层内被神化,要么就是在民范围内被神化。

在第九条时间线中,救世会和先哲院帮他遮掩了很多关键信息。

但这毫无意义,因为救世会和先哲院本身就是最大的“狂热粉”团体。

这反倒让继承了他行事风格的先哲院也变成了个不接地气的老银币,倒不如索性更肆无忌惮的绽放。

我就在二十一世纪把自己打造成一个无所不能的神了,然后再去三十一世纪接收我的帝国。

他会肆无忌惮的展现自己的“才华”,让自己从伪造的神,变成真正的“神”。

毕竟现在人类顶多只算0.8级文明,这是要提前一千年准备,去挑战完超乎人类想象的超阶文明。

这本来就是神迹。

他大约花了一整天的时间,弄完了所有歌曲,加起来得有个三百多首,笔记本电脑的键盘和鼠标都给他摁到快冒烟。

其实他脑子里装着的远不只这个量,但能被他看上的,那都得是传唱千年的代表作。

从流行到交响乐,从美声到纯音乐,再到钢琴曲,以及一些后面几百年才陆续诞生的新型乐器制作的配乐等等等。

他现在抄歌可不是单纯的抄歌,从扒谱到作词那只是基础。他还有更骚的操作,乐器都没诞生的,连乐器也给一并发明了。

早在很久以前,他就“发明”了希斯玛。

但希斯玛的时间跨度还不够大,现在被他盯上的,是时间距离短则两百年,长则三五百年的更新的家伙。

顺带一提,为了实现生产新乐器的材料学进阶,他连带着工业生产水平升级链也给一并做了。

除文娱作品之外,他别的方面收获太多,倒不用一一罗列出来,按部就班的去转化完成便可。

这天的晚饭,陈锋与钟蕾约了在老张家的饭店吃。

之前胡老头曾经动过心思,想把开饭店的老张的孙女儿介绍给陈锋。

陈锋自己倒是没什么兴趣,不曾想老张的孙女儿远远看过他一眼,便真动了心思。

海外的人并不了解国内的娱乐新闻,并不知道陈锋与卢薇已经有了“婚约”。

下午陈锋来这边喝茶时,得了消息的姑娘家主动跑来打招呼,弄得陈锋稍有为难。

但别人并没有表白什么的,所以陈锋也不好好明言拒绝。

他本来是想给钟蕾打电话,再一想到钟蕾曾说过,在她写完歌之前不准与她联系,所以陈锋寻思了一下,便给钟蕾发去条微信,等她得闲了看到再回。

微信消息的内容便是一起到这边来吃一顿正宗的中餐。

与虚无的时间线中发生的局面相比,细节上略有出入,但最终的结果却别无二致。

这就是时间线的偶然收束特性了。

所以,时间是恒定的。

但决定发生在时间中的事件的,却是人。

如今陈锋在音乐圈的江湖地位更高,但钟蕾在普通人层面里的影响力却又更大。

即便不关注娱乐圈的老张孙女,也在旁人的提醒下认出了这个明星大腕儿,顿觉窘迫,念想瞬间被掐灭了。

因着陈锋头顶还挂着卢薇的“婚约”,所以二人吃饭时倒也没怎么过分亲昵,就像是普通的老朋友。

但陈锋的意思和态度却已经表达得足够明确。

吃过晚饭,二人坐上车,钟蕾才甜甜的看了他一眼,说道:“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吗?”

陈锋笑了笑,“记得啊,怎么了?”

“当时我刚从夜场下班回来,差点和迎面撞上。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

陈锋一愣,“我能记很清楚,是因为我的记忆力强。怎么也记这么清?”

钟蕾:“我对我们之间的每一次相处,都记忆犹新。”

嘶……

陈大师倒吸凉气。他当真没想到,钟蕾这钢铁直女一旦甜起来,就没外面那些庸脂俗粉什么事了。

“我当时和生气了。”

“呃,嗯,不过也不怪。”

“谁叫那时候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我,眼珠子像钉在我身上,看得我好不自在。用古代人的话讲,那时候看起来挺登徒子的。”

陈锋一愣,“哈哈哈,古代人?知道吗,在三十一世纪的时候,咱俩都是古代人。”

“呸呸呸,别打岔。我当时啊,以为是周阿那种人。”

“咳咳。主要啊,想。我才刚在一千年之后听过的歌,知道是什么人。结果一回来就撞见正主,一时间情绪管理没做好,很正常的嘛。”

“正常人怎么可能想到这一层。”钟蕾撇嘴,“还有,当时问我名字。我也觉得是故意搭讪。明明是公寓管家,连自己楼上住的租客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很奇怪啊。”

“嗯。这也应该的。”

钟蕾往副驾驶靠坐上平平一躺,“所以呢,如果仅凭第一印象就给一个人下定论,说人一辈子得错过多少缘分?”

“嗯,可能吧。”

钟蕾深吸口气,“总之,我真庆幸。”

陈锋纳闷问道:“怎么突然起这感触?”

“因为今天拒绝别人拒绝得很干脆。说明我的第一印象错得彻头彻尾。并不好色。这就是特别的地方了。”

“哈哈,这也值得专门表扬一下吗?”

“值得。”

回别墅,又是浓情蜜意的一夜。

约德尔唱法,真挺特别的。

第二天,钟蕾继续去上课。

陈锋并未给自己放假,而是用外接键盘连上笔记本电脑,开始“写”剧本。

以后他不会再创作新的《狂人猜想集》了。

在这条时间线里,《狂人猜想集》会在4.0版戛然而止。

关于科技和未来的计划,统统被容纳进入到了庞大的《千年计划》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