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实验很成功,就是有点对不住奥黛丽,被迫当一整天哑巴,当然不是什么有趣的体验。”

乔安向奥黛丽投去歉意的一瞥。

“一开始是有点无聊,后来我厚着脸皮,主动找乔安聊天,就不再觉得无聊了。”奥黛丽笑吟吟地说。

“乔安是这样的,在陌生人面前显得内向害羞,很少主动开口,不过熟悉以后,你就会发现他其实是个很有趣的人。”霍尔顿对姐姐说。

奥黛丽点头微笑,表示认同。似乎是觉察到乔安神色尴尬,她不动声色地转换话题,对弟弟说:“今天实验进行的很顺利,不过考虑到男性和女性声带构造略有不同,乔安还需要换个男性样本再试试。”

“乔安该不会又要拿自己做实验吧?”霍尔顿担心地问。

“从前只有他一个人搞研究,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现在就不同了。”奥黛丽笑眯眯地望着弟弟,拍拍他的肩膀,眼角眉梢带着戏谑,“老弟,这次就要靠你了。”

“等等……你们该不会是想拿我……”霍尔顿愕然指向自己喉咙。

“为了乔安的研究工作,你就稍微牺牲一下吧,反正只是暂时闭上嘴巴,让你的嗓子休息一下,有什么不好呢?”

“可是,可是……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还准备什么呀?‘失语术’只会使你无法开口说话,并不会妨碍喝水吃饭,乔安,我们都想享用一顿安静的晚餐对不对?这就开始施法吧。”

奥黛丽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连哄带骗地迫使弟弟给乔安当实验体,把可怜的霍尔顿安排得明明白白。

清爽足球宝贝妖娆写真

在这种情况下,坦率的讲,乔安就算同情霍尔顿也不敢跟公主殿下对着干,只能怀着歉意打出施法手势,请他的诗人朋友暂时沉默一段时间。

直到第二天早上,奥黛丽才施展“圣疗”给弟弟解除“失语术”。

这一夜可把可怜的诗人憋惨了,都没怎么合眼,眼睛红的活像一只兔子。

霍尔顿被迫体验一整夜“失语症”的这天晚上,乔安的奥术修行也获得突破,时隔半年,终于再次提升施法等级,晋升为级法师。

如同往常那样,乔安临睡前总要进行一个钟头的冥想修行,将自身的精神力具现为一支锋利的探针,朝魔深层钻探,抵达的层次越深,能够调用的法术位也就越高。

不算传奇阶层在内,魔由浅而深,可以划分为十个层级,每个层级对应不同环数的法术位,刨除厚度近乎为零的环魔,其余九层魔就像一叠煎饼,厚度渐次增大,精神力探针的钻探难度也越来越大,耗费的时间和精力越来越多。

今天之前,乔安的精神力探针已经触碰到第二重魔的底部,只要穿透这最后一道薄薄的屏障,即可触及第三重魔,所以今晚取得的突破,只不过是之前无数个日日夜夜刻苦修行、一点一滴积累出来的结果。

乔安甚至早在一个月前就精确计算出自己晋升级法师的具体日期,结果不出所料,还真就是今天!

虽说这一切都在计算之内,然而当突破境界的那一刻真的到来,当精神力探针穿透阻碍乔安半年之久的第二重魔,终于渗透到第三重魔的表层,一个新的领域,他还是禁不住激动得心潮澎湃,睡意无。

反正也睡不着,乔安就从床上坐起来,施展“光亮术”创造出一盏魔法壁灯,借着灯光翻开法术书。

普通人和施法者看待世界的方式,存在一个本质的区别。

在普通人的眼中,世界是“连续”的,而在施法者眼中,世界则呈现出“离散”特征,这一特征在“魔”中体现的最明显。

魔力的存在状态就具有典型的离散特征,分布在不同层级的魔中,并且以不同能级的“法术位”的形式宏观呈现出来。

晋升为级法师后,乔安可以从第三重魔抽取魔力,每天最多可以获得三个环法术位。

有了环法术位,乔安就可以学习和施展环法术了。其实早在晋升为级法师之前,他就提前储备了不少环法术,简单清点了一下法术书,确认书上总共抄录了九个环法术。

分别是隶属于“预言学派”的“鹰眼术”,隶属于“变化学派”的“缩物术”,隶属于“塑能学派”的“火球术”、“闪电束”、“霜之新星”以及“短讯术”,最后是隶属于“死灵学派”的“吸血鬼之触”、“力竭射线”和“法师幽冥掌”。

这些法术如果是在学院里抄录,乔安至少要支付金杜加的借阅费用,然而事实上他连一个铜板都没花,这些法术一部分是他运用号卢恩符从各种魔法装置上解析出来的,还有一部分抄录自“疯法师”菲尔格的法术书。

对于乔安这样一个家境不宽裕的穷学生来说,节省下来的这笔开支可不是小数目,几乎抵得上一年学费了。

今天是月日,距离米德嘉德大学奥法研究院新学年招生报名日还有三周时间,乔安必须在这三周里尽可能多的学习环法术,准备迎接考试。

虽说时间紧迫,学业繁重,必要的社交活动乔安还是得参加,必要的人际关系还是得维持。

第二天一早,乔安和锡安姐弟俩在公寓吃过早饭就登上一辆出租马车,前往码头区赴约。

马车穿街过巷,行驶了大约一个钟头,在一家临街的三层建筑门外停下。车夫回头告诉乔安和锡安姐弟,海湾商行到了。

乔安下了车,抬头仰望这栋宏伟的楼房,与莱顿港的扬波商行相比,明显更为气派,从门前的人流来看,生意也更为兴隆。

在新大陆最繁华的都市,寸土寸金的商业地段,拥有这么一家大商行,霍尔顿说海拉尔是“小富婆”,还真不是夸张。

就在乔安观察周围环境的时候,耳畔传来熟悉的欢笑声。

“乔安,早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