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城以东三十里外,带着斗笠的杜黑义正在速的飞行,后面是两人散修紧紧地跟着。

半个时辰前杜黑义在圣城时就已经被盯上,虽说不清楚那些人的来意,但他也是急急想避开。趁着人多拥挤杜黑义直接窜出了圣城,可没想到对方好似确准了他的方位一步不落的跟了上来。

三个人分成两伙一前一后的在空中飞驰,不到一个时辰在前面逃跑的杜黑义就被追上了,接着那两人话都没说直接动手。

本来干些偷鸡摸狗买卖的杜黑义手上活就是稀松的紧,再加上以一对二,一交手就落入了下风。可狗急了还要跳墙,在被逼无奈之下他也是只能以伤换伤的搏命打,希望对方能够惜身而退。

谁知对方两人联手后频频使出杀招,往往杜黑义的飞剑刺去就被一个黄色的拳头接住,而对方只用法术就将杜黑义逼到退无可退。

本个时辰后,最终眼见两人四手同时施法,四只拳头齐齐攻来。杜黑义自觉灵力不继,也只能强撑着防护罩硬接一招。

‘砰’一声后眼前闪出一道青色的身影,一个游侠打扮的修士出现在三人之间。只见那来势汹汹的四只拳头瞬间被此人接住并化解于无形。

随即那人张开右手朝着对面两人一弹,瞬间空中出现了两粒种子,迎风变成了四只木刺。

只听到几声惨叫传来,那两人的上身分别插着两根荆棘木刺,片刻后在空中便难以为继,一头栽倒了下去。

杜黑义脸上一喜,摆明这位游侠是来救自己的,可又看不透他的修为,估计能够轻松解决对方的,应该是个金丹修士。随后便恭恭敬敬道:“晚辈杜黑义,多谢前辈救命之恩,未知前辈高姓大名,在下回家必定做个长生牌位,也可日日供奉。”

听到这话那人也是一阵讥笑,转过头来道:“你个盗墓贼什么时候开始学人家道士供长生牌位了。”

一听声音竟然有点耳熟,再看了看对方面容,脸上大喜道:“易兄弟,竟然是你,都说我最近运气好出门遇贵人了。”

陈韦蓉清秀浅笑显优雅

当时易天在城中就发觉杜黑义神色不对,眼看当年的朋友有难,便跟了上去。出了城后就看到那两人紧追不舍的跟来,不过刚才双方一交手后倒是让易天愣住了。

这两人施展的功法居然是明王道的功夫,这下就让易天来劲了。没想到明王道在南疆搞得风生水起不说,竟然还把手伸到了西荒来。

找自己对明王道的了解,他们绝对不可能是临时起意跟踪杜黑义,多半之间是有点瓜葛了,可怜他做了外围成员还不自知罢了。

收拾了下残局后,易天在那两人的储物手镯中找到了些功法玉简,用神识扫了一下那玉简竟然是明王手的第一式。

身份是确认了,可不知他们是南疆哪部众下面的。

随后翻查了下还发现一份地图,上面记得不是很清楚的样子。

但易天凭着自己脑子里的记忆也没找到地图上相匹配的地点,反倒是有点像那半副西荒深处的地图的前沿部分,可也对不上号。

杜黑义在一旁见到易天的动作后便开口道:“这两份地图是我画给他们的,他们追我也是为了这东西,我看你的样子像是有兴趣,不如你直接拿了去算了,”随即手一伸从储物手镯中拿出一份地图来交给了易天。

白了他眼后易天啐道:“你怎么不早说。”

“那你也没问啊?”

看着杜黑义这副泼皮的样子,易天也不理他。接过地图后像是查验了下材质,竟然和自己的那半幅是一样的,心中一喜,脸上只是淡淡的道:“这东西是哪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