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战协议签署后,标志的大明和法西联军的战争终于落下帷幕。在签署完成的当日,按照法国人所说,为了表示法兰西军方的诚意,法**队开始逐步撤离战场,而留在营地的士兵们也会陆续撤回,之后双方就将以划分的区域互不干涉,严格支持协议内容。

一个多时辰后,当亲卫来报,说是法国人的确如约定的那样开始拔营离开,马长宝包括其他军官都终于松了口气。看来,这些法国人还是比较有信用的,既然法军开始撤退,那就表示对方的协议签署是有效的。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马长宝依旧让明军不要放松警惕,并且做好一切防线准备。直到又过了几日,等最后一批法西联军全部撤走后,明军这才意识到这场战争真的结束了,那些战后余生的明军,无论是普通军官还是士兵们,都为之感到欣喜不已。

关于擅自签署停战协议的事,马长宝已经详细写了一份报告让人送至潘梦园。而这份报告到达潘梦园手中的时候已经是法西联军全面撤退后的第五日了,仔细看完这份报告,潘梦园许久都没说话,过了好久他长叹一声,让人去请新明通政使孙翰祥前来。

孙翰祥虽然是文职,但他实际上出自于总参谋部,最初却是武职。在总参谋部时,孙翰祥就以谋划出长,又好文,是出名的“秀才”,在来新明之前他的职位已经做到了将军一职,相比潘梦园也仅仅低了一级,但从中枢和地方的区别来讲,孙翰祥的权利却丝毫不差。

不过,为了考虑到新明的重要性,朱怡成特意挑选了孙翰祥,把他由武职转为文职,再从总参谋部调出直接授与新明通政使的职务。

所谓的通政使,从官位来将是属于通政司的主官,而通政司负责的是内外章疏、臣民密封申诉等事项,换而言之就是类似于领导办公室主任的角色。

这个职位,品级不是太高,仅仅只有三品,但权利却不小,而且起到皇帝身边大管家的作用。之所以把他任免这个职位,并派往新明,朱怡成是考虑到新明扩张的特殊性,再加上新明暂时并没有真正设置州府的原因。

所以讲,孙翰祥这个通政使其实就是朝廷摆在新明的文官首领,相比潘梦园这位新明总督,孙翰祥同样为皇帝直接负责,并协助总督府对于民治方面的工作。对于这点,潘梦园自然是一清二楚,何况朱怡成派孙翰祥来新明担任这个职务其实也算不得不信任他,反而文武双方有所限制,再用通政使来牵制他这个总督的一部分权利,并不算是坏事。

再加上孙翰祥原本就出身军中,他和潘梦园之前的合作很是不错,平日里双方虽然为了避嫌很少私下见面,但至少关系融洽。

接到潘梦园请他去总督府的消息,孙翰祥想也没想就急急赶了过去。如果是在平日,他或许还会先派人问一问是什么事,可是现在不同往日,随着法西联军和大明在北美开战,整个新明上下压力极大,作为新明职位最高的两人之一,孙翰祥第一时间就猜到潘梦园找他肯定是因为战事。

“大帅,是前线那边的急报?马长宝那边如何了?”一见潘梦园,孙翰祥就急不可耐地追问道。

紫荆花树下唯美文艺女孩图片

潘梦园点点头,但同时又摇了摇头,在孙翰祥有些不明白的神色中,他说道:“算是吧……。”

算是吧?这是什么意思?孙翰祥不解地问道,这时候潘梦园苦笑了一声,先取出一份今天刚刚送到的信件递了过去道:“你先看看这个。”

孙翰祥接过这信仔细看,看了一眼就明白这份信是从大明派往和英国人交涉的使者那边发来的,根据信中的内容所说,英国人终于出动了,以英国人的**,那就是英国和大明是盟友,英国方面绝对不会坐视大明遭受法西联军的攻击,为了双方的友谊出发,英国方面必然会遵守女王陛下和大明皇帝陛下签署的协议,以此来表示英国的诚意。

这些毫无营养的话后,写信的人又写道,英国方面的确动员了几个团的精锐部队,并且已经对法国的新法兰西展开了军事行动,但是英国人并没有派兵向正在交战的方向进军,反而向北方开进。

对此,大明使者询问过英国人这样做的原因,英国方面的回复却是军事行动目标的制定自然有英**方的自由,他们这么做也是为了减轻交战明军的压力,用一种比较稳妥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飞快地看完这封信,孙翰祥马上就明白了英国人的意图何为,作为一个曾经优秀的参谋将领,他如何不会明白英国人在打着什么算盘。

“真是好谋算。”孙翰祥冷笑道:“这些英国人倒是精通兵法三味,玩起了围魏救赵的把戏,不过依我看来,恐怕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吧。之前他们三番五次找理由推脱,而现在却如此行为,简直把我等当傻子了。”

“孙兄说的极是。”潘梦园点点头,他们都是大明最优秀的将领之一,同时也是执掌一方的军政大员,如何看不透这些?

“不过话又说回来,英国人出动,对于马长宝那边倒也未无半点好处,至少他们这样法国人肯定会回军救援,只需马长宝再坚持一段时间,那前线之围就不解而解了……。”虽然看穿了英国人的意图,可孙翰祥也不能不否认英国人这样做也不是没有效果,虽然接下来极有可能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结果,最终获利的是英国人,可同样会给前线减轻压力,这使得这些日子一直忧心忡忡的孙翰祥稍稍松了口气。

假如没有马长宝的那封信,潘梦园或许和孙翰祥做出一样的判断。可是,当孙翰祥这句话说出口后,潘梦园顿时苦笑着摇着头,在孙翰祥疑惑之中,他把第二封信递了过去。

当孙翰祥接过这封信细看,看了没几眼他猛然就抬起了头,用不可思议的表情望着潘梦园,而潘梦园此时此刻无奈地点了点头,用目光告诉他这封信的内容已得到了证实,这时候孙翰祥的心中一下子就冒出了怒火,整个人也情不自禁站了起来。

xiazaitxt